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耀第一人称 不是苏中 沙苏露同体谢谢 也许待续

我注視著他,盯著他走出那陰影處,把他頹廢又憔悴的樣子盡收眼底。

我的眼神似乎是貪婪的——因為它執著地隨著他的身形,但我的心情似乎又是冰冷的——事實上那裏混沌一片,但這兩種——耽於表面和凝於心底的,亦或是假象亦或是本意?我不明白,但似乎它們結合在了一起,呈現於這副軀殼中不斷攪動——我感到噁心,但又說不出這是一個荒誕的悖論。

但我所能做的——僅僅所能做的,只是雙手攥緊我的褲子,手指關節用力得嘎吱嘎吱響動,臉上或許是震驚或許是漠然的神色,嘴唇不停地顫動,似乎囁嚅著想要說些什麽,但只是發出些聒噪的不明響聲,像是在抽噎;我的眼睛——我的如勾般又如死灰般的眼睛,緊緊地注視著落魄得像條狗般的他——緩緩走上明亮的法庭,侷促的木製小台子前,他面前的小鐵板上寫著:

“被告”。

而我就那樣坐在記者席上——什麼也不能做而且這席位還是阿爾弗雷德幫我得來的!或許我本來就應該是待在他——那個家夥旁邊,揹著“叛亂者”,“失敗者”的名聲;或許我應該在此刻衝出去,使他免受這些身邊人——那些資本家的鄙夷目光,或是給他一些安慰,給他一個擁抱……

但這是在多種前提下,更何況我也不一定能打破眼前這為了安全起見的厚玻璃……或是掙脫刑警的阻攔……

不過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只不過那個前提的身份,我已經失去了……

是什麽讓我就這麽坐在這裏,看著他——那此刻卑微的他接受不可能獲勝的審判?

不論如何,我還是仍然——仍然坐在這裏,與身旁漠然的人,無知的人,看起來一樣無趣吧?

不過這一切——不應當都是理所應當的麽?

魔鬼終於被裁決……想想他從前犯下過的罪行……還有對你的罪行!

好——真是……好極了。

那帶著可笑假髮的法官,用那同樣可笑的小錘子……猛地一揮……發出響亮的敲擊聲……

……我似乎終於醒了過來,不過——請相信剛纔的失控只是我被蠱惑了。

對,被眼前這個魔鬼,蠱惑了。

遥望七十年前的鲜血和泪水,

吾国能回忆起来的只有他吗?

我想那些明媚或者又羞辱的回忆那样堆积在吾国的记忆深处,

不管他对待他的态度是同情还是怨恨?

但一定变作炽热的印记镌刻于身心了。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吾国唱着那首他教会的歌也总会流泪的。

不管他曾经怎样对待他,

仍需要,怀念魔鬼。

————————————————

竟然没看红场阅兵真是……😥


【APH耽美&露中】Absolute Truth(绝对真理)2(1)

伊万•布拉金斯基说:“我的所做的每一件事:我的言论,我的行为,抑或是我的思想。它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别人赞同我的观点,而是为了折服所有人。”
“是啊,他曾这么说过……”


我没有直视着伊万的紫色眼睛,只是眼神迷离地点了点头。而后由于无事可做,我依旧用手托着头,继续看着坐在对面的伊万又开始心不在焉地吃着盘子里那看上去一口也没动过的晚餐。伊万——在我眼里,几乎是浪费般地留下了小半片白面包。然后他合上那本书,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并且理所应当地——向我招了招手,示意他百无聊赖的侍从有事可做了。然而我并没有立即像他示意的那样做。事实上,我几乎是习惯性地盯着盘中的小面包片犹豫了几秒,然后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仍旧是跟在伊万身后,微妙地保持着一定距离。
晚上,我则像其他谦卑的奴仆们一样,谁在我的主人——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房间门口。入睡后,我一向很浅眠。像以往一样,我能感觉到伊万不动声色地推开一道门缝,刚好伸出一条手臂来为我盖上一条棉被。以及,在每晚皎洁却冰冷月光的照耀和指引下,他冰凉的指尖触碰着我的脸颊,并且我能够发出一声却永远无法理解的喟叹:
“一夜好梦,Yao。”
尽管那声我从未听闻的发音听起来似乎毫无意义,一个名字?或仅仅是短促的叹息?当时的我不得而知,但已不再能够入眠的身体深处的我的灵魂在听闻这段话时仍只是暗暗颤栗,像是怕看见那双忧郁的紫色眼睛。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早,且非常顺利地在波诺弗瓦的宅邸中见到了弗朗西斯本人。与我差不多已模糊至不分明的记忆相较,这个来自F国的男人依旧留着及肩的波浪金发,水蓝色眼瞳,以及带有一点点胡渣的下巴。尽管这一切看起来让他就像一个用完美的容颜来诠释上帝之博爱的牧师,但现在弗朗西斯的长发显得有些乱糟糟的,那双眼睛也充盈着憔悴,胡渣更是有些过分地长了。
而让我感到疑惑的并不是弗朗西斯暗淡的目光仅仅是像扫过伊万这样的陌生人一般淡淡瞥了我一眼,那位在很久之前就服侍着弗朗西斯的家仆并没有对前者糟糕的面容表现出我印象中极大的不满,而只是冷着脸凝视着对面刻着浮雕的墙壁。但又转念一想,也并不排除她已看惯弗朗西斯这颓废的作风了。
由于之前伊万已写信表明来意,于是弗朗西斯开门见山地说了第一句话,尽管是与此时的外貌相符的沙哑嗓音,但依旧能从其中所隐含尖锐的弦外之音窥见他当年独特的演讲风采。
“如果你来我这是为了学习演讲那嘴上功夫,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你不适合它,布拉金斯基小子。”
“——是的,波诺弗瓦先生。事实上,我非常明白这一点。”伊万短促地笑了笑,接过了弗朗西斯慵懒尖锐的尾音,然后不待后者扬起眉,继续说了下去:“但我想您身为一位演讲家——不,应当不仅仅是名演讲家。因此您一定能为我提供帮助的,难道不是吗?我想我们确实有相同的目标——甚至是利益。”

T.B.C.

AT2(1)

我没有直视着伊万的紫色眼睛,只是眼神迷离地点了点头。而后由于无事可做,我依旧用手托着头,继续看着坐在对面的伊万又开始心不在焉地吃着盘子里那看上去一口也没动过的晚餐。伊万——在我眼里,几乎是浪费般地留下了小半片白面包。然后他合上那本书,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并且理所应当地——向我招了招手,示意他百无聊赖的侍从有事可做了。然而我并没有立即像他示意的那样做。事实上,我几乎是习惯性地盯着盘中的小面包片犹豫了几秒,然后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仍旧是跟在伊万身后,微妙地保持着一定距离。 晚上,我则像其他谦卑的奴仆们一样,谁在我的主人——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房间门口。入睡后,我一向很浅眠。像以往一样,我能感觉到伊万不动声色地推开一道门缝,刚好伸出一条手臂来为我盖上一条棉被。以及,在每晚皎洁却冰冷月光的照耀和指引下,他冰凉的指尖触碰着我的脸颊,并且我能够发出一声却永远无法理解的喟叹: “一夜好梦,Yao。” 尽管那声我从未听闻的发音听起来似乎毫无意义,一个名字?或仅仅是短促的叹息?当时的我不得而知,但已不再能够入眠的身体深处的我的灵魂在听闻这段话时仍只是暗暗颤栗,像是怕看见那双忧郁的紫色眼睛。

《从1991到2014的圣诞节只有23年》

圣诞不快乐,谢谢。


23年前的这一刻已足以改变这个世界,

23年间的每一刻我都在呢喃你的名字,

23年的狂喜与忧虑还有谎言,

23年好来真的作出一个决策。

(改自T.A.T.u.-30 minutes歌词)


白雪覆盖的红场,红色,被雪掩埋的红色。

他的肉体苟延残喘了下来,并且一开始以极其羸弱的姿态出现在此间,然后人们发现他永远失去了灵魂。

这是这个世界人类莫大的悲哀和狂喜。


“请问中ˇ国方面对此有什么看法?”

“抱歉,我们以为他当年能扛过去的。”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又做梦了。
黑暗充盈在我身旁,它们火焰一样好像噬咬着我,肌肤完全湮没在那无际的暗火之中,没有任何痛苦的,四肢就像死人一样无法动弹。
战栗的,战栗着的麻木炙烤。我感觉着它,我渴望知道,它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是死亡。〕
那声音在我耳旁像是风吹动树叶般摇响着,又像是沉重的抽泣声。
我惊醒了。


稍稍用眼角瞥了一眼卧室壁上被月光照得明亮清晰的挂钟,我就知道剩下来的时间除去路程所花费的也只来得及披上那件不知哪天就随手挂在衣架上的风衣了。
其实仔细想想,啊……我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它确实是有个有趣的来源和值得一提的地方。那件风衣并不是用我努力赚得的薪资所换来的,它是别人送给我的礼物。虽然我记不清是谁了,但事实上,今人惊奇的是我能收下那件礼物。我并不喜欢那件风衣的款式和轻盈的质感,太长的下摆愚蠢得像苏ˇ格ˇ兰人的大长裙,轻薄光滑的皮质只来得及在秋初或春末极短的时间,还没来得及感受微风柔柔滑上皮料的轻盈就被冬日的寒冷和夏季的炙热炎日逼迫着褪下它了。总的来说,是个相当不实用的礼物,但在我收下它之后,某些地方,还是起到了些微得像指甲盖一样的作用吧。
我匆忙地跑到房门前——顾不上这里到了晚上便骤降的低温,看到了那件风衣——它自然就在那儿。当冻得瑟瑟发抖的我看到它时,连那对我来说不愠不火的红棕色都变得如此渴求得到,而当我手忙脚乱地穿好它时,那柔软的内里紧裹住我而带来的温暖让人满足。
当我刚推开家门,还想再嘟囔些赞美的话时,它们都被活生生地梗在了喉咙。
隔着我家门口因无人打击而寒酸的小花圃,以及简易栅栏外,那个紫眼睛白头发的俄ˇ罗ˇ斯人就和他的车一起等候着在我家花园门前。该死的,他的脸上竟然还带着笑容。
唔……好吧,我终于想起来那个比这件风衣更讨厌的主人是谁了。
T.B.C.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只能不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是第三张图片,然后这就第三章T.B.C.了。
其实……横线上应该是一种车……可惜我还没想好,什么的……(有本事你来咬我!⊙▽⊙)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