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来一发黑历史√【片段】【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ORZ】

1.
他跌跌撞撞地向被灼热的火烧焦的巨大木门,苍白突兀的手从雍容的长袖中伸出,紧紧抓住了被身后跳跃的火光映得通红的门环,过大而突然的手劲震落了上面已经被军刀刮去寥寥无几的红漆。
他,人中的王者。
他被及地的青丝绊了一个趔趄,却依然颤抖着双手握住铜制的门环曾经的仆从却趁乱忙着和士/兵一起抢夺着金雀钗和玉骚头,脚步声和争夺声中夹杂着瓷器的碎裂声,他正是得以才能够逃出。
他,国中的牡丹。
他慌乱地拧动开关,精心雕琢的飞龙在这时却成了障碍,料想之中的光明却被阴影挡住。门缝外的男人幽紫色的眸子和金色的双头鹰如此熟悉。
张开双臂接住不受控制地向门外倒来的他,黑色的布料和红色的丝绸紧密相贴。
“抓住你了哦,耀。”
———————————————————————————————————————
2.
结束了。
嗯,这感觉是清晰可见的。艳阳已经剥开了木制窗格上粘着的薄薄的窗纸脆弱粘着的缝隙,肆意流泻在屋内,流转在金属制成的器皿上的光芒完美地混合了纯净的日光反射出去,又慢慢失去了能量,渐渐黯淡下来,与漆黑的屋角、与沉默的木器融为一体。
这感觉清晰可见。
雕刻着九龙的深黑器皿本应流出的袅袅清烟已渐渐停息,可惜地留下屋内极淡的都快沉淀在木器的幽香中,只留下在鼻尖流转的味道。
这样细细品味的话,倒还是有一股奇怪味道的。
唔,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那碧色的珍禽含着清泉婉转的吟唱。
那屋内的佳人抿这嘴唇紧皱的眉毛。
———————————————————————————————————————
3.
他把那只黑色的手套贴在唇边,让鼻尖可以轻轻碰触到细腻精致的布料,蹭进鼻中的气息捎带着灼辣的火药味和西伯利亚的风声。
他想起从前,那个人弯腰低头亲吻他的面容。
他想起去年,那个人兵临城下对视他的双眸。
他想起昨天,那个人自焚自灭映亮他的瞳孔。
———————————————————————————————————————
4.
东方的天空艳阳高照,
金色的葵花向阳含苞,
哪曾想那是我永恒的哀悼。
当红星不再闪耀,
道路不再相交,
你是否还会记得那金色的锤子和镰刀?
风儿轻轻笑,
月儿当空照。
伏特加的辛辣味,
红了眼眶的哭号,
无论都不能自消。
不像初见识般欢笑,
红色的岁月如此辉耀,
江河多娇,英兵(英勇的士兵)自傲。
如今岁月荒老,
年岁已到。
愿汝代吾行之,
愿吾可唤汝,
“吾之苏/维/埃。”
———————————————————————————————————————
5.
连夜的暴雨啊,洗刷谁的罪恶?
金色的神拿着锤子和镰刀磨擦出声,
红色的恋人拿起武器。
哪曾想竟会这般啊!
击穿他肩头的他的枪——他平时依偎在他肩膀。
何曾想会如何呵!
刺穿他手心的他的剑——他平时紧抓着他手掌。
双方将彼此染的如此红釉,
又何必当初那共饮的烈酒。
牡丹花慢慢地开,向日葵静静地散。
请谨记,
牡丹的嫣红是鲜血。
请谨记,
红旗的红色是鲜血。
———————————————————————————————————————
6.
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旗帜和鲜血。
陨落了,陨落了,陨落的锤子和镰刀。
该如何谱写那伟大的红色乐章?
已无法谱写那伟大的红色乐章。
昨天你那样残忍的看着我,
今天我这样决然的望着你。
那冰冷的寒风,
充斥了我们之间的土地。
———————————————————————————————————————
7.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它同样庞大的冲击力裹挟着晶莹剔透的锐利冰晶贯穿了整间屋子,旋转的暴风雪的惊人威力使得堆砌的笨重而庞大的杂物在一瞬间或是被突如其来的冰雪刮得粉碎或是被寒风和白雪冲撞出去。风暴很快停息,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破铜烂铁。些许轻盈的雪花在融化前缓缓飘落在那块金黄色的玉上,反射的金色光晕似乎欢快的跃动了一瞬。
门口逆着光站着的是一个男子,他身上的亚麻色风衣和脖颈处系着的米白色的长围巾似乎还在因为之前猛烈的暴雪而轻轻摇晃着衣摆。他微微张着的右手掌心闪耀着幽蓝色的光点渐渐黯淡了下去,却依稀可辨之前所组成的双头猛禽,银色的碎发绵软得像将融的春雪,混杂着狂热猩红和冰封深蓝的绛紫色瞳孔在黑暗中闪耀着。然后微微地眯着眸子扫视了凌乱的屋内,逆着光似乎不经意的皱起了眉。
在屋内角落的那块蜜色的玉石散发的光晕似乎越发的耀眼了。
依旧是许久的默然,银发男子不屑地发出一身冷哼,微微张开的右手手心再次发出蓝色的一个个光点,越来越多的耀眼光点从手心处升起,然后慢慢聚集在上方,组成一个清晰的,戴着十字皇冠的双头鹰。随着鹰的成型,男子的脚底开始出现一条条蓝色晶莹的冰纹,并开始慢慢地结成网状,交织在一起向四周沿着木质地板的裂纹延伸出去。突然的,从地上发出一声细微而清脆的爆裂声,紧接着更多类似的声音释放出来——填充了木缝的蓝色透明冰晶撑爆了脆弱的木质地板,并延伸向空中,顶部尖锐锋利,它们生长的如此之快,一棵棵簇拥地延伸着,就像一片致命的荆棘丛。
正当它要伸展到那块金色的玉石前不足几毫米时,便在一瞬间好像脆弱的玻璃,一块块以惊人的速度碎裂开来落到了地上。
“伊万•布拉金斯基。”
话音刚落,那一片已颇有规模的坚冰便碎成粉末飘散在空气中,很快便被常温融化了。
———————————————————————————————————————
8.
还曾想那年那日柏ˇ林城下,
万里红ˇ军。
炮声震天,德ˇ寇哀号。
使得我苏ˇ维ˇ埃之名震天下,
千里荣光。
殊不知星条旗之烈火,
殇于红焰之中。
严冬怎能敌得过熊熊红炎?
方知晓终是狼狈江山,
失了红衣的你。
———————————————————————————————————————
9.
六瓣的梅花太小,它托不起我们的爱恋;
红色的玫瑰太艳,他必定会刺伤你双眼;
金黄的葵花向阳,红色光耀将永留人间。
———————————————————————————————————————
10.
耀,今生我将这向阳的葵花相赠,来世的你要平安喜悦。
———————————————————————————————————————
以上……是本人以前写得……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本人以前很逗比……(ノ=Д=)ノ┻━┻
———————————————————————————————————————
好吧其实现在也很逗比……ORZ

评论(16)
热度(11)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