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腐战应援段子之一

耀曾经或许是夜明珠般黝黑灼亮的眸子混着血蛭般的红纹,连同他枯枝般瘦弱颤抖的手臂紧紧抓住伊万的身影。柔顺丝绸一样的青丝火舌燎过般枯燥地分叉弯曲,就像他羸弱的参差骨架撑起的背脊。
伊万立刻行动,将右手整整一罐超级吗啡注射进耀的腋窝下,然后扶住不省人事的东方人,轻轻把他的左手搭在自己的左肩,好让东方人瘦弱娇小的身体稳稳坐在自己的双膝上。
紫瞳的斯ˇ拉ˇ夫人深吸一口气,戴着黑色手套的纤长手指轻轻挑开一颗颗白色的衣扣,然后慢慢剥开被汗水浸湿紧紧包裹着苍白身躯的红色衬衣,一个已经跟四周皮肤紧紧结合的巨大十字形,像一条粗糙的巨大红色线虫般匍匐在耀的胸前,看似柔韧的外壳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每一根血管里血液的流动。伊万颤抖着手,他几乎不能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不是恐惧,而是另一种让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情感。他扶着耀的肩膀,让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的右肩。然后继续用手指拉开红色的衣料。
意料之中的,一个较小的红褐色十字形伤痕赫然盘在耀背后突出的肩胛骨之间,在这个瘦弱之人的背脊上微微地颤动着。伊万的右手轻轻拂在那东西的表面,隔着手套的黑色布料传来炙热的温度。
〔如果别人看见了,一定会吓得逃跑吧?〕
伊万的右手食指轻轻拂过十字形的红色表面,感受着它——同样也是东方人身体欢快的跳动。
〔而现在只有我才能接受这样落魄的你。〕
伊万轻轻为耀穿上一件宽松的白色袍子,袖口处绣着精致的祥云。用身旁的机器传唤来克隆人船员整理散落的物品,却自己抱起黑发的东方人。昏睡的男人一点分量也没有。
舱门开了,伊万走了出去。金色的残阳泼洒四溅的鲜血沾染着棉絮般的残云,血管一样蔓延在天际。
夕阳将落,黑夜将至,然而怀中的东方人却绝不会给他造成负担。
他曾经是仰望奢求着那顶金色双头鹰的皇冠,他为自己而战。
〔我是你唯一的希望,耀。〕
自从他吻着那粗糙的红色外壳起,他就不能再输。

评论
热度(4)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