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腐战应援段子之一(2)【上半段•文字部分】

I.
今天是最后一晚了。
伊万擦拭着黑色的猎枪,这个身上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划痕的老朋友已伴随他到今天——这柄枪也曾经是他的父亲的珍宝。他只裹了一条姐姐去年在圣诞节托顺路回到故乡的邮差寄来的米白色厚围巾,和一件宽大的亚麻色长风衣——这也是在去年他的父亲去世后伊万从当过兵的父亲一个巨大的掉了漆的木头箱子里翻出来的。
伊万现在正蜷缩在一棵一人高的白杨树后,他心里不禁暗暗抱怨着,要不是因为这附近没有一个像样的隐蔽物,他也不会躲到这棵不吉利①的树后面,天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今晚的温度又这么低,早知道就穿上那件针织衫了,又何必不舍得穿呢!
天边那颗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金色光斑渐渐西沉,一望无际的雪原上的光芒褪去,换上朴素的黑色轻纱。
无声息的,东北方传出一阵特殊的冰层碎裂的声音,伊万知道,那是只有那种生物的体型才能发出的声音——北极熊。
听着声音,伊万能判断出是两头北极熊,而且另一头的脚步较轻——似乎是未成年的幼兽,而较大一头的脚步忽重忽轻,肯定是一头为了护崽而刚刚受到了别的公熊攻击的母熊。想到这里,伊万的鼻翼不禁兴奋的翕动起来。
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只听那一重一浅的独特脚步声和另一种步伐渐渐靠近了,其中一头似乎还因碰到了落满积雪的树枝而发出的簌簌的落地声。
就是现在。
伊万突然直起身子,然后一个拧腰,他原本料想是先用猎枪一发子弹打死母熊身边的小熊,待母熊因小熊的死亡惊诧愣神的时候再一枪了解了它。
伊万看到白色皮毛的受伤北极熊的时候尤其证明了自己的猜测,然后他便条件反射地端起枪扣动扳机瞄准母熊旁边的身影——就像他的父亲生前所传授他的一样。
而正是这个动作使他在看清楚那身影的一瞬间悔恨不已。
那是一个扎着黑色辫子的东方人。
II.
身下的是松软的感觉,伊万尽力驱散着困意睁开了眼,和朦胧的寒意一起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阳光和陌生的…屋内?
伊万想用右臂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观察屋内的环境,却被胸前突然发出的疼痛和渗出的大片鲜红惊地重新躺了下去。
【见鬼…】
伊万躺在柔软的被褥上,看着胸前的纱布下渗出的丝丝鲜红并没有继续蔓延。他清楚地知道,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躺在床上,那个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

①(осина)白杨是脆弱、软弱、胆怯的象征。与中ˇ国人心目中对白杨的崇敬之情截然不同,俄ˇ罗ˇ斯人不喜欢这种树,认为耶稣被犹大出卖后就被吊死在这种白杨树上。

评论
热度(4)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