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腐战应援段子之一(2)〔完整文字版〕

我终于码完了……
—————————————————————————


I.
今天是最后一晚了。
伊万擦拭着黑色的猎枪,这个身上已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划痕的老朋友已伴随他到今天——这柄枪也曾经是他的父亲的珍宝。他只裹了一条姐姐去年在圣诞节托顺路回到故乡的邮差寄来的米白色厚围巾,和一件宽大的亚麻色长风衣——这也是在去年他的父亲去世后伊万从当过兵的父亲一个巨大的掉了漆的木头箱子里翻出来的。
伊万现在正蜷缩在一棵一人高的白杨树后,他心里不禁暗暗抱怨着,要不是因为这附近没有一个像样的隐蔽物,他也不会躲到这棵不吉利①的树后面,天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事。今晚的温度又这么低,早知道就穿上那件针织衫了,又何必不舍得穿呢!
天边那颗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金色光斑渐渐西沉,一望无际的雪原上的光芒褪去,换上朴素的黑色轻纱。
无声息的,东北方传出一阵特殊的冰层碎裂的声音,伊万知道,那是只有那种生物的体型才能发出的声音——北极熊。
听着声音,伊万能判断出是两头北极熊,而且另一头的脚步较轻——似乎是未成年的幼兽,而较大一头的脚步忽重忽轻,肯定是一头为了护崽而刚刚受到了别的公熊攻击的母熊。想到这里,伊万的鼻翼不禁兴奋的翕动起来。
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只听那一重一浅的独特脚步声和另一种步伐渐渐靠近了,其中一头似乎还因碰到了落满积雪的树枝而发出的簌簌的落地声。
就是现在。
伊万突然直起身子,然后一个拧腰,他原本料想是先用猎枪一发子弹打死母熊身边的小熊,待母熊因小熊的死亡惊诧愣神的时候再一枪了解了它。
伊万看到白色皮毛的受伤北极熊的时候尤其证明了自己的猜测,然后他便条件反射地端起枪扣动扳机瞄准母熊旁边的身影——就像他的父亲生前所传授他的一样。
而正是这个动作使他在看清楚那身影的一瞬间悔恨不已。
那是一个扎着黑色辫子的东方人。
II.
身下的是松软的感觉,伊万尽力驱散着困意睁开了眼,和朦胧的寒意一起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阳光和陌生的…屋内?
伊万想用右臂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观察屋内的环境,却被胸前突然发出的疼痛和渗出的大片鲜红惊地重新躺了下去。
【见鬼…】
伊万躺在柔软的被褥上,看着胸前的纱布下渗出的丝丝鲜红并没有继续蔓延。他清楚地知道,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躺在床上,那个为自己包扎伤口的人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木门摩擦着腐朽门框的声音酸到了牙龈,混合着婴儿哭声般的呼呼暴雪夹杂着雪屑,席卷进这个干燥温暖的屋内。片刻的寒冷让伊万发觉了身下的热量,混合着劈啪作响的细微声响传进他已经冻得紫红的耳朵里。但是很快,那种声音就被门板挡在了外面发出闷闷的哼声。只被月光眷恋而照耀着的木屋亮起了一大团暖融融的光团。
伊万就这样躺在温暖的棉被里,看着一个扎着黑色辫子的东方人脱下身上绿色的军大衣,他把这件肩上还绣着一颗红星的厚军衣脱下来的时候里面还冒出一团团白色的雾气。他把头上似乎是兽毛的棕色帽子脱下来扔到一个同样堆满器皿的桌子上。那个点着光亮的油灯散发出来的橙黄色光芒照亮了他差不多及腰的黑发上,油光发亮得好像上等的貂绒。
伊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东方人要把头发留得那么长,长头发和东方人使他想起一个熟悉的面孔,但当他想仔细回想时却头痛欲裂,他的指尖刚触及到记忆的尾稍便被刺得生疼。
伊万只好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那个东方人的背影——他一直没转过头来。
〔就像一个死人。〕伊万这么想着,〔应该喝一点伏特加才好。〕他开始胡思乱想。
这时,那个东方人转过身来,伊万紫色的眼瞳看见他的衣服里穿着一件白色兽毛领口的红色唐装——伊万在记忆中想起了这种东方人穿的服装名称,还记得那是父亲对他描述过的,那个勇敢善战,同时也是东方古国的人穿的华丽服饰。而现在它就穿在这个面容秀丽的东方人身上,暗红色的布料紧密地贴合着他修长的身躯,俏丽的面容和纤细的腰身让人不禁以为他是个女子。
“俄ˇ罗ˇ斯人。”东方人随手拉了一把褐色的靠背长椅在伊万床前坐下,用流利的以及带着东方人声带特有的柔和这么对他说着。乌黑明亮的眸子里干净地映着油灯橙色的亮光和伊万紫色闪耀的瞳孔。“你的枪刚好卡壳了。”他缓缓说道,直到看见伊万疑惑的眼神,才有些恼怒地继续缓缓着,“刚才你差点打死我。”
借着光,伊万似乎看见东方人挑了挑眉毛,“但是你吓到了我身边的那头熊,它袭击了你。”说到这,他突然话锋一转,用另一种口气道:“你应该知道不能射杀北极熊的吧?”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伊万却感觉到他的眼睛灼灼地落到他身上,像是要烧出一个洞来。
伊万把头往棉被单里缩了缩,只剩下晶亮的紫色眸子和满头白金色的柔软短发露在外面,伊万仿佛看见了这个东方人黑色眸子里的什么东西跃动了一下。他望着油灯里的火焰像一朵盛开的兰花,微微眯着眼睛,透过棉被发出闷闷的声音:“随你怎么处置咯……”
伊万有些挑衅地稍稍抬起了下巴看见东方人瞳中的黑色与明亮的金色辉光碰撞着,然后叹了口气转过身,声音中是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明天一大早你就要走,明白吗?”然后抬脚迈出屋内,门一开一合透露着呼呼的风声。

后记
希望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那个有着熟悉俊美面孔的东方人会让自己离开,而等他反应过来想向那个人问清楚时四周只剩下了刺耳的西ˇ伯ˇ利ˇ亚寒风。

—————————————————————————————————————————

①(осина)白杨是脆弱、软弱、胆怯的象征。与中ˇ国人心目中对白杨的崇敬之情截然不同,俄ˇ罗ˇ斯人不喜欢这种树,认为耶稣被犹大出卖后就被吊死在这种白杨树上。

评论(1)
热度(3)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