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纸牡丹》〔第三章〕

王耀前天刚刚到达希拉维尔东方边陲的一个镇子,虽然伊万的人马是在希拉维尔的西南面侵袭这座城市的,可是希拉维尔虽然名义上是一座“在塞拉文迪边境的城市”,但它的占地面积却足够比那些袖珍小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了,这当然也成了国王头疼的原因之一。由此看来,伊万的军队并没有完全占领希拉维尔——包括这个连当地人都叫不出名字的小镇子也是情理之中。
再其此,王耀所进入希拉维尔的东部,因为是一片荒凉,再加上常年盘踞着一些连塞拉文迪都不能根除的部族,所以难民逃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一般都不会选择这个方向。
所以,当王耀来到这个镇子的时候,人们都还过着不同于城市腹地的平静生活。
几乎是没做几时久留,王耀很快就穿越了这个小镇,并在邻近的另一个拥有驿站的较大的一个镇子搭上了马车,而随身跟着的战马和驴也被安排在另一辆车里。
虽然一位管理驿站的军官强烈要求拿下王耀佩在腰间的匕首让一个穿着红色军装的年轻士兵代为保管,但他听到那个蓄满胡子的大鼻子军官的话时皱了皱眉:“以防万一,阁下。”那双狭长的眉眼在看到年轻士兵抖抖缩缩的样子时充盈着不满,于是他继续补充说:“……况且……交给他,我不放心。”
那个军官回过头瞥了一眼那个士兵,然后转过身去对他说了些什么,那个士兵慌乱地点着亚麻发色的头,然后目送着那个军官离开了。
这个士兵颤颤巍巍地在王耀身旁的一点空位置坐下了——尽管那个位置破了个大洞,还有很多烟灰混杂着泛黄的恶臭聚集在断裂皮革的海绵上,那个士兵依然若无其事地坐下了,他因为紧张地颤抖而泛白的手骨节分明地抓着衣襟,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你……叫什么名字?”想要缓和着尴尬的气氛,王耀微微偏过头,笑容祥和。
“莱……莱维斯。”红衣士兵稍稍缓和了情绪,但头依然低着,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那么莱维斯,你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吗?”王耀墨色的眼睛微眯,嘴角却始终保持着微笑的弧度。
莱维斯有些愕然地抬起头,王耀这时发现,他的瞳仁就像故乡幽蓝色的夜魄一样美丽。但他还是颤抖着语调回答了王耀的问题:“希拉维尔一个南边的村子……先生……”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王耀突然凑到莱维斯的耳边,幽幽地说到:“那你可知,那个村子,现已沦陷?”
莱维斯漂亮的蓝色眼瞳顿时收缩,身体的抖动也越发厉害。
“你……为什么……”
“从一个多嘴的军官那儿打听到的。”王耀理了理这个慌张的士兵的衣领坐回了自己的座位,表情轻松——尽管鬼才会信他说的话。
“那么,莱维斯先生,能同我说说你知道的事吗——要知道,您一个士官了解的事总是会比我们这些外族人多的。”王耀的声音很小,嘴唇几乎看不出任何甚至是类似颤动的动作,眼睛微闭,像是在闭目养神。说实话,莱维斯觉得要不是自己就坐在这个面容精巧细致的东方人身边听到他说的话里自己的名字,自己是绝不会分辨出什么的。
“我……我也是前天才从上司那里听说的……”平复了情绪,莱维斯同样压低着声线说道,“我知道的情报不多……而且接到命令后也仅仅是让我们原地待命,想必也是放弃了吧……”依然犹豫着但还是开口说了出来:“我们得到的情报是……敌军的领袖……是布拉金斯基家的王位继承者之一……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耀墨色的眼睛表面迅速地掠过一道光芒。

评论(1)
热度(3)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