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纸牡丹》〔第四章〕

贴吧真是一个伤人心的地方……(ー_ー)
————————————————————————
从马车结实厚重的木制地板上跳到覆满了粗糙沙石的地面上,王耀略有些失望地望了望混乱不堪的关卡。那里有许多带着大大小小的包裹的难民,他们大多面色土黄,一心也只想着要离开关卡那头还冒着滚滚浓烟的地狱吧。
王耀慢吞吞地走向另一辆马车,那里待着他的战马和驴,还有一些随身包裹——他在出行前都把他们放在一个更结实更大的粗布包里,那个大布包现在就放在那头驴身上背着。
马车上的人在早早地看到远方升腾起的黑色浓烟的时候就执意不再向前了。呵,谁都明白那团不详的黑色烟团的意思,那个村子完了,那个村子沦陷了。不论他们是否都像莱维斯一样清楚攻城者那对他们来说大得吓人的来头(或许那会让他们更加怯于前进),他们都不想再踏入那个或许都溅上了鲜血的可怕终点了。
这车人的懦弱使王耀犯难了,他可不想独自(噢,无视那些身无分文的难民吧)走完那段远得吓人的距离,终于,在王耀的强烈要求下,马车夫将马车停在了这个简陋树枝临时搭成的关卡前。
马车很快开走了,伴随着木轮磨蹭着地面发出的嘎吱作响的声音,很快消逝在人群的喧嚣之中了。
“真是见鬼!”王耀四处望了望周围,那个有着同样讨厌的大鼻子马车夫还算好心,这个地方相较他们一开始的行程离终点不远了,距离那个北方人占领的小村子勉强还算接近。眼前的木制关卡也只不过算是零零落落地通过几个类似是家庭成员身份,或者仅仅是“饥不择食”地寻找到的能为自己提供暂时庇护式安全感的同类罢了。
想到这里,王耀皱了皱眉,露出厌恶的样子,他熟练地翻身上马,然后眯着眼睛望向那个冒着硝烟的终点,估算了一下遥远距离所耗费的时间,最后一扬马鞭,那匹红棕色的马便奔跑起来。
虽然是经过了全力的奔跑,但是崎岖的道路和尖锐的石子还是让王耀不得不下马来步行,这耗费了他很多时间——谁能知道那条看似捷径的小路被碎石挡住了呢?虽然对这突然的情况有些错愕,并对那堆碎屑感到说不出来的疑惑,王耀望了望滚烫得像烧红的煤块一样的残阳,抱怨着离开了。
所以,翻过了一座不算高耸而占地面积却足以把王耀累得够呛的小山,他终于是到达了那个被火舌和贪婪吞噬着的村庄。
王耀缓缓走过村庄,曾经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都逃走了,还有一些没能逃走的,也被侵略者们用各种方式取乐——死亡或者肉体上的欲望。道路两旁被废弃的垃圾和被肢解虐待过的尸体。它们的皮肤上都遍布着深色的淤痕,大部分女性的尸体的胯部都留着白色和红色的液体。
王耀刻意转过头去,而这个动作却引起了周围士兵传来的几声粗鲁的嗤笑。
王耀没有去理会那些正在放声大笑的士兵,他根本就不需要对别国人的行为在意太多,他的身份和尊严都不允许他这样做。于是王耀只是牵着他的马和驴慢慢走过那些人身旁,低着头显露出弱者的样子,那些士兵不会太关注他的,他是个男人不是吗?他们还要继续蹂/躏被他们压在身下的姑娘和妇女们。
王耀对此次的他的远行目的十分清楚,当然也明白自己来到这个已经肮脏污秽的村子的目的。
他要去投奔布拉金斯基家的继承人——现在已经是族长的伊万·布拉金斯基,以一个外族士兵的身份。
而前几个月他就知道塞拉文迪皇室的那帮老家伙们正安排伊万率军攻下希拉维尔,而现在差不多正是攻城刚刚结束的时候。
他当然为伊万手下的塞拉文迪士兵的行事风格作好了准备,那些野蛮人①的行为在他们国内可是恶名彰著的,也许这也是自己的家族讨厌布拉金斯基家的原因之一——何必要和那些野蛮人同流合污呢?
王耀没有见过伊万,但他觉得自己能想象出伊万的样子,就像每个善战的士兵应有的样子:粗壮的脖子,魁梧的体形,四肢发达,布满胡渣的脸肯定会像那些士兵们一起粗鲁地笑。
虽然算是极不情愿的,但眼下最重要的事果然还是先找到他吧。抬起头,王耀想要找到那个戴着明显身份地位的徽记,或者被人群围绕的骄傲家伙。
但可以说是相当突然的,王耀被迎面走来的一个士兵叫住了,“请问……阁下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吗?”那个有着及肩的棕色长发的士兵这么问,翠绿色的眼瞳透漏着温和的笑意。
“我想……见你们的首领。”
被这个自称托里斯的士兵带到一个类似是“城堡”的建筑前的空地上,一个男人站在空地中央,好像在和另一个人讨论些什么,周围的哭喊抽泣声却好像更大了。
很快地,王耀的到来似乎给周围人造成了不小的骚动。很快就有一群人围了上来,一个士兵咧着嘴、大笑着想要解开马背上的包裹,条件反射般地,王耀立刻抽出腰间的匕首——这柄珍藏的小刀刀柄上奇异神兽的花纹增加了摩擦力,细密的花纹紧紧贴合着指纹的感觉总是让他在紧握着刀柄的时候感到安心。现在这把刀的刀刃就准确地避开了盔甲的保护抵在了动物最是脆弱的脖颈处,冰冷的眼神仿佛直达魂魄,恶魔般嘶哑模糊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蛮夷……”
仿佛是被王耀黑色瞳孔中锐利的金色光芒穿透过身体,那个士兵的双脚像破碎的水晶被涂上了太多胶水而钉在原地,身体却被那尖利耀眼的琉璃碎片刺得禁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王耀收回那种眼神,手上的匕首却依然紧紧地压在让人崩溃的边缘。他扫视着四周,当那种凛冽冰凉的眼神一一扫过那些沾满了鲜血和淫/液的士兵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因为那种轻蔑厌恶的眼神而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放开这个人。”虽然是平稳的语调却配合着软糯的声线。王耀当然能推算出说话者的身份,在军纪严明【哈,这仅仅是体现在那些金光闪烁的俸禄和让人垂涎的官衔上罢了】的塞拉文迪,是没有人感在军队里这么说话的——除了这个军队的最高指挥官。
这么理性地确定完声音的来源之后,王耀算是狠狠地被这个声音惊悚到了。纯粹的好奇心让王耀的大脑不作任何思考地抬起头,想要循声望去……
对上的是一双奇异色彩的双眼,就好像紫色和黑色的、不断翻卷交缠的烟云,更深处则透露着点点星光……王耀直直望着那双美丽的眼睛,看它里面的云烟变幻,直到那深处暗紫色的黑暗也直直地望着自己。
王耀有些别扭地转过头,手上的力道一松,放开了那个士兵。
规律的马蹄声响起,士兵们都为一个骑兵让开了道。这个行为让王耀有些诧异,但他出于还是仰着头望着那个骑兵。
他骑在一匹深棕色的高头大马上,穿着精良的铠甲,稻草金的头发不算惹眼,脸上倒是洋溢着似乎是得意洋洋的笑容。
现在,那些塞拉文迪士兵都停下来,转身看着骑兵。他轻踢马腹,那匹深棕色的马慢慢走了过来。他举起手中的刀,把刀刃抵在那个包裹的带子上,轻轻往回一拉一割,包裹里的东西便立刻叮叮当当地撒了一地——那是各种各样的兵器和盔甲,而它们大部分都很陈旧。
这原本是王耀可以阻止的,但他同样也明白“隐忍”的重要性。
骑兵轻笑着,指了指王耀腰间挂着的袋子。他犹豫不决,这个袋子里装着什么他清楚,而下意识地,那双黑色的眼睛轻轻瞟了一眼那双深紫色眸子,然后把那只绣着金色花纹的袋子递给了骑兵。
接过王耀递过来的袋子,骑兵翻身下马,然后眯起眼睛在手里颠了颠,然后笑着凑近了王耀说:“小子,在塞拉文迪,平民可不能用金线。”然后依旧保持着笑容,骑兵慢慢解开袋子顶端系着的丝带,然后慢慢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地上——显而易见,这只是一堆不值钱的铜板。突然,一个闪烁着光芒的、亮晶晶的东西滚到骑兵的脚下,正要弯下腰捡起那个东西,一只过分白皙的手伸了过来拿走了它。
“万尼亚捡到的,就是万尼亚的哦~”带着过分甜腻的音调,那双紫色的眼睛眯着望向骑兵。
同样回以不屑的轻哼,骑兵直起身子重新骑上马。
“伊万,”骑兵的蓝色眼睛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双骄傲的紫色眸子,“不要让国王和我失望。”随即转身走远了。
“你,是来找这里的统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吗?”伊万的紫色眼眸望向王耀。
“是的,”王耀抬起头正视着伊万,顿了顿,他又说道:“不过似乎从刚才的情况看来,阁下就是伊万统领了。”
伊万点着头,然后把那块绿色的东西扔给了王耀,头也不回地说:“拿好你的东西,然后跟我来。”
“伊万……”王耀轻轻念着那个男人的名字,然后把手中刚刚被伊万夺回的玉石放到扬起的嘴角边轻轻吻了一下。
“……我记住你了。”
--------------------------------------------------------------------------------------------------------
①这里王耀指的是塞拉文迪和布拉金斯基(特指)的人。

评论
热度(1)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