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纸牡丹》〔第五章〕

干脆全部放上来好了,第六章是手稿就不发了。 ————————————————————————— “您打算怎么办,伊万阁下?”男子温润的嗓音在伊万身旁挑起疑虑又担忧的声调,伊万抬起头,看见王耀被朦胧的阳光笼罩着的美好的侧脸,但他的眉头紧皱,望向窗外的乌黑色的眼瞳也充盈着可以见得的忧虑,伊万望着风柔柔地撩起王耀的黑色发丝,耳廓朦朦胧胧地隐在其中。 “伊万阁下?”没有听见伊万的回应,王耀有些紧张而更显担忧地转过脸,还不等那张精致的脸映入眼帘,伊万连忙把紫色的眼睛转过去,眼神里带着些许精明和专注远眺着窗外,又立刻转移了话题:“耀,能和我详细地说说当年令尊和家父的关系吗?”伊万眨了眨带有美丽瞳孔的眼睛,转过带着疑似婴儿肥却不失英气的脸,继续用软糯的口气撒娇似的说:“我想听。” 王耀皱了皱眉头原本想拒绝,毕竟眼下还是关心局势来得更为妥善一些,况且他并不满刚才统领为了掩盖一直注视着他而心魂游离的矬劣伪装。但他听到那种语气之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 “我的父亲曾是寇登瑞德人,身为首席骑士的他直接为当时的国王效力。一场战役中,令尊和家父同时军队的首领,他们各持己见,但是国王采纳了令尊的策略,并在那场战役中欺骗了父亲,重伤的他在战场上立下遗嘱:凡是加入寇登瑞德麾下的后嗣,一律逐出家族。” 仿佛松了一口气,王耀转过头,“这就是全部经过。” 伊万的紫色眼睛里仿佛充盈着不知名的杂质,他软糯的声线冰冷:“说实话。” 仿佛是为了回应伊万冷漠的眼神,王耀眨了眨他美丽的黑眼睛,从他好像涂抹过淡淡嫣红的唇瓣中吐露出的话语依旧温和缓慢: “我曾同您说过的,伊万殿下,我的名是耀。”他把视线继续转向窗外,接着说道:“在我的家乡,那是‘光辉’的意思。”伊万望见王耀深邃的瞳孔里倒映着窗外被光芒笼罩的景象,但他依旧能辨察到深黑底色所透出的强烈悲伤,因为那是同他一样的釉光。 “不久以前,这件袍子本来是很华丽的--有一只飞翔的奇兽,但它的周身围绕着金色的霞光而且还能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泽。这件衣服的做工是极好的,所以父亲喜欢将它穿在身上,他也是由此获得那个称号的,并且在我十八岁成人礼那天把它赐给了我。” 突然,这个黑发男人的声音好像带了些哽塞:“不论是谁都不能夺去他的称号的--不论是塞拉文迪的皇还是那些游牧部族的王,都夺不了我父亲的称号。他的称号是在那场可笑荒唐的‘圣战’之中失去的。 顿了顿,王耀转过头,他星空般深邃的眼瞳一片沉寂,他此刻用那双眼睛望着伊万: “所以,我来了,并且是以一个战士的身份,在赛里斯的军队之前,从很远的地方赶来。” 他桃色的唇角勾起一抹笑: “况且,我们的处境相同,不是吗?”伊万也笑了,他说 :“是啊,毕竟命运把我们连在了一起。”眨了眨眼,他继续说道 :“光辉永不落。①” 笑了笑,王耀转过身去向着黑暗的屋内走去,“是的,我的殿下。”他的声音里带着轻微却是许久未闻的喜悦那样赞同道,然后王耀在那面掉色了的酒红色花纹的大壁纸前停了下来,并且转过身去望着伊万的侧脸,但那窗外的光芒太盛太烈,他只能隐隐绰绰地看见阴影模糊出他的五官轮廓。“但我想让您明白,我父亲的衰落并不是您的父亲造成的。他向国王提出了自认为最好的建议,您父亲同样也提出了建议——更何况虽然他被采纳了,但没有用,那还是不能挽救那个国家的。”顿了顿,王耀继续说道:“我认为,既然他们曾隶属于同一个国家的同一个军队,并且同时衰落,那他们的家族也许是注定了要同时东山再起。” 伊万没有说话,但王耀可以看出他的眉头紧皱,王耀缓缓渡步到伊万身前,他们是离得那样近,伊万甚至可以分辨出那双墨色的眼瞳在金色阳光照耀下带着关切。他的眼神轻轻落在伊万充满狂躁的紫色眼眸上——他当然知道他在烦恼些什么,“你知道吗?我曾经当着父亲的面唾骂那个昏庸的国王。但那已经是他尚久在国王面前不得宠的时候了,但他却狠狠地揍了我一顿——就在全家人面前。我敢肯定,如果牺牲一个儿子能为他换来国王的信任的话,那我现在早就不在这了。” “但是……”伊万说,他的紫色眼睛里充斥着别的什么杂质,“如果你能找到那件袍子的话,你会穿上它的。” “是的,并且相当自豪。不管他做了什么,或者本该做什么,都是为了这个家族,我们贵族都是如此,不是吗?” 王耀看见这个高大男人美丽眼睛里的杂质好像被渐渐澄清,透露出纯净的紫色,仿佛被拢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雾,就像是一只被困的小兽,倒是让王耀莫名觉得有些可爱的感觉,殊不知自己的耳尖已经开始泛红。 伊万当然看见了身前人可爱的反应,他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了,王耀怔怔望着他的眼神迷离,现在连那细腻的两颊边也开始染上了可疑的粉红色,就像是帝都皇宫前刚盛开还沾着露水的玫瑰。 伊万转过身去,把眼神投向别的什么地方——是因为脸庞太精致了吗?他觉得自己始终不能把视线如此近地停留在那张脸上,或是深深凝视着那双黑眼睛,他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他的信仰、他的理智在排斥这种莫名的对视或是单方面深深的凝视。他感觉到当自己尴尬地转移视线时那双眼睛也才如梦方醒般地低了下去。 伊万轻轻咳了咳,仿佛是要缓解这粘腻得如同黄油一般的空气:“好吧,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之前的疑虑吧。”他苦笑了一声,接着说:“是的,的确不会有什么来自帝都或是来自塞拉文迪别的什么地方的援兵。你也曾提到过赛里斯,那家伙正要带着他的人马赶来,3万,或者4万人,而我的军队,就是你在外面看到的那些。那些只会欺负弱者,侮辱妇女的人看起来像是能应付赛里斯的样子吗?” 王耀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提出了异议,伊万看到他黑色但明亮的眼眸里蒙上了一层白灰的朦胧雾气——王耀很焦虑:“但是塞拉文迪刚刚派您占领了这个地方。”他停顿了一下,以便斟酌用词:“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的意思,”伊万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这算是他们贵族持之以恒的习惯了,他的眼睛又呈现出焦虑和烦躁的样子,“没错,我是塞拉文迪王的傀儡。” “——不,不是的。”王耀同样干脆地否决了伊万,“我不是这个意思,殿下,我的意思是,塞拉文迪应该想让您继续坐在这个王位上。” “是的,应该如此。”伊万转过身去,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沮丧,但他的语气里却带着嘲讽,“当国王没再派人来——这是为什么?你知道吗,耀?那些宫廷里的大臣们把希拉维尔称为‘小便之地’,即使一个国王再怎么英明,他也承受不了战火、舆论和教唆。当我离开帝都之前国王已经快要受不了了……”顿了顿,伊万冷哼一声,“……这次放弃也是意料之中。” “也许……”王耀望向伊万的眼神柔和,却也带着些忧虑了,“……那是因为现在离那场宗教式的‘滑ˇ铁ˇ卢之战’还不久,虽然皇赢了那场战争,但是却拜那些异教徒改良的大炮所赐,受了重创。”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就如同当年的圣战一样,虽然赢了,却也元气大伤。” “那希拉维尔的民众怎么样?”王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刚才那个话题实在让他感到担忧,“有多少人是支持你的?” 伊万苦笑了一下,他的声音闷闷的,像是隔着一块厚厚的天鹅绒毛毯:“如你所见。” 王耀着实吃了一惊:“就这样?这就是全部?就这么一点希拉维尔士兵?而且还全部是骑兵?殿下,您是打算不战而降吗?” “噢,不,不是的!”回答王耀的却是伊万戏虐般的笑容,但他的话语里无不带着嘲讽:“会打一仗。那个倒空你口袋的骑兵,那个金毛儿的胖子,他向我保证过。”干笑了几声,伊万又继续下去,“实际上,那根本不算战斗。也许那只是他要做个样子给他的上司们和国王,哦,还有那个赛里斯,那些人看看。但不管有没有援军,只要没有国王的命令,这个骑兵不能擅自离开这个战场。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胖子横竖看我不顺眼,我们几乎在每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上都能吵上一架……嘿!耀,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所以……”伊万耸耸肩,无奈地下了定论:“天知道最终谁会死在战场上?” “你是说他想杀了你。”王耀摇了摇头,“他不敢那么做的,因为你是塞拉文迪的棋子——夺得希拉维尔王座的棋子,如果这个骑兵没能保住你——” “但你也知道,”伊万的神情轻松,包括他继续说完接下来这段话的时候,“国王还有一个棋子,那就是他的‘爱宠’。” 王耀的脸明显地一红,关于这件事也是在塞拉文迪乃至它邻近的所有国家或部族那里十分有名的。那些国家或部族的首领说不定正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羞辱一下塞拉文迪王,但那个长金色头发的家伙似乎不以为然,而这段“丑闻热潮”当然也在一段时间之后慢慢冷却了。而这件事的另一个当事人——亚瑟•柯克兰,也同是阿尔弗雷德•琼斯的哥哥,已经成为了国王的男宠。 “国王陛下确实会生气。”伊万的口气已经是彻彻底底的不屑和鄙夷了,“但是不至于会发狂,那个金毛儿胖子知道这一点。他还知道,他需要做的就是那个男宠的弟弟,国王的宠儿,塞拉文迪的走狗。所以,就算他没把我带回来,耀。”伊万抬起头,那双眼睛里沉淀着深邃认真的紫,这种眼神竟然让王耀感到有些莫名的悸动了,只是静静地听完伊万接下来那句话:“他能有什么损失呢?” “但是……”王耀说,“我们需要打赢这场仗。”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新兴的布拉金斯基家族的崛起急需一场胜利。” “是的,耀,你说得不错……”伊万皱着眉,现在他看起来忧虑重重了,“……但是,就从那点少得可怜的士兵,更何况目前我只有你一个部下,我们的胜算不大……” 突然一个转身,伊万脸上是在王耀看来算是狰狞而疯狂的笑容,那双美丽的紫眼睛正悠悠地吐露着危险的芬芳,他舔了舔嘴唇,不像平日里大家所见的那个阳光甚至还带着些软懦浅笑的青年,他说:“耀,或许我们应该先杀了那个死胖子?” 望着那双充盈着蛊惑的紫琉璃眸子,而那张仿佛可以吐露出蜜饯般美好话语的嘴唇正在呼唤他的名,王耀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紫色镜像中,周身充盈的是温暖的液体,诱惑般引他更深地坠入。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王耀这么想。 事态的发展似乎与计划有所出入。 -------------------------------------------------------------------------------------------------------- ①伊万改自王耀父亲曾说过的一句号令,原句为: 寇登瑞德之耀永不落。

评论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