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吾将离去,愿国永存 〔起名废〕

露中心,其实身份是沙熊啦~我吐槽沙ˇ俄和尼ˇ古ˇ拉ˇ二ˇ世吐槽得好爽怎么办……⊙﹏⊙
————————————————————————
1917年.2月22日①.一切都没有预兆,天际好像阴沉沉的.
皇ˇ帝②输了,我们都输了,无论是国ˇ防ˇ大ˇ臣、将ˇ军们、还是很多高官们,他们都在那次重要的战ˇ争考验中输了。这是可以预见的,我们的兵ˇ器比敌ˇ人的劣质,弹ˇ药短缺,交通不时瘫痪,我的子民们也要因为渺无希望的战ˇ争而忍受着粮食和燃料不足的痛苦,我已经清晰地感受到了,尽管我的四肢还能像以前那样挥舞着枪ˇ支或是匕ˇ首,皇ˇ帝也依旧照常派人为我准备丰盛的法ˇ式饭菜,但是我能感受到的,的的肌肉松弛着,填饱的肚子却仍然感受着不能忍受的饥饿,我的血脉,国ˇ家的经ˇ济,通ˇ货严重膨胀以及进一步的恶化,更糟糕的是,我能隐隐感受到来自大脑的钝痛。
我刚刚扶着陛ˇ下入寝,尽管一开始他的鼻息急促,像是做噩梦的孩子,但是入睡之后便展现出比较稳定的安详睡颜了。
我就坐在床前望着他,坐在柔软的带着玫瑰香的被子上望着,我们敬爱的尼ˇ古ˇ拉ˇ二ˇ世ˇ陛ˇ下。我想象着他刚刚登ˇ基时,他拥有有时让我都羡慕的美好品格,例如谦虚、自律、忠诚、爱ˇ国、甚至是强烈的责任感以及对家族的奉献精神,但是,上帝,原谅我这么说,这些个人优点在一个需要善变能力和强大远见的情形下简直微不足道。我的子民们也曾提起过或许需要再出现一个彼ˇ得ˇ大ˇ帝才能拯救我,彼ˇ得ˇ大ˇ帝也许在我的一生中都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而现任皇ˇ帝显然难当此任。他的奇怪行为在我看来都无时不在地透漏着软弱,那些糟糕的大ˇ臣给了他同样糟糕的判断力,他的极ˇ端ˇ保ˇ守ˇ主ˇ义还是让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我猜,至多不会超过明天,我就将看到大街上拥挤的抗议人群了,他们高歌着“革ˇ命”,手里举着鲜艳的红色旗子。
啊……我又想起那个人了,此时他定和我一般软弱,粗略地算着,清ˇ王ˇ朝和罗ˇ曼ˇ诺ˇ夫ˇ王ˇ朝也算是在同一时代消逝了。心中也是有一点……只有指甲盖那么一点……羞愧……悔恨……因为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同样会再次想看看那天他含羞忍辱的表情,金色的,浓郁的眸子里满是憎恨和厌恶,全然不见了曾经他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高高的龙ˇ椅,眼睛里那般的傲然了,而我在以后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相遇里,也仅仅来得及请他在京城里吃一串亮晶晶的糖葫芦了。
不管怎样都好,我只希望他活下去。这想必是陛下驾崩后,我对那些陌生的、来自遥远中ˇ欧的信仰跪拜的,唯一条件。
仔细想想……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回忆的……一时极度暴ˇ政的王ˇ朝……我不像他那样有着来自造物主的眷顾,绵延的疆ˇ土,从这头到另一头,跨过欧ˇ罗ˇ巴和亚ˇ细ˇ亚,留给我的子民的只有贫瘠的土地,极寒的来自更北边的冷风,毫无阻拦地刮过名为西ˇ伯ˇ利ˇ亚的平原。
而全身传来的阵阵疼痛,那是国ˇ家不能忍受的。身体像是要散架,因为我的子民已经开始叛ˇ乱。红色的火焰……我能看见它从西ˇ方一直到东ˇ方……我能感受到那种力量,它将势不可挡。
我,尼古拉•布拉金斯基,果然还没有来得及叹息就死亡了吗……我将会被世人遗忘,尸体被烧尽在红色的火焰中……
我要死了……俄ˇ国的帝ˇ国时代要远去了……生命的藤蔓枯竭蜷缩……
……千万不要死掉唷……现在如此娇小软弱的你……Cˇhina……
————————————————————————
①俄ˇ历的1917年3月7日,二ˇ月ˇ革ˇ命的前一天。
②俄ˇ语中沙ˇ皇中ˇ文译名则采半音半意,译为“沙ˇ皇”。但事实是俄ˇ罗ˇ斯ˇ帝ˇ国自彼ˇ得ˇ大ˇ帝(1721年)开始,就放弃沙ˇ皇作为君ˇ主的主要称号,改用“皇ˇ帝”(俄语:Император),但在俄ˇ国民间与各ˇ国仍一直习惯把俄ˇ罗ˇ斯皇ˇ帝都俗称为沙ˇ皇。【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2)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