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耀第一人称 不是苏中 沙苏露同体谢谢 也许待续

我注視著他,盯著他走出那陰影處,把他頹廢又憔悴的樣子盡收眼底。

我的眼神似乎是貪婪的——因為它執著地隨著他的身形,但我的心情似乎又是冰冷的——事實上那裏混沌一片,但這兩種——耽於表面和凝於心底的,亦或是假象亦或是本意?我不明白,但似乎它們結合在了一起,呈現於這副軀殼中不斷攪動——我感到噁心,但又說不出這是一個荒誕的悖論。

但我所能做的——僅僅所能做的,只是雙手攥緊我的褲子,手指關節用力得嘎吱嘎吱響動,臉上或許是震驚或許是漠然的神色,嘴唇不停地顫動,似乎囁嚅著想要說些什麽,但只是發出些聒噪的不明響聲,像是在抽噎;我的眼睛——我的如勾般又如死灰般的眼睛,緊緊地注視著落魄得像條狗般的他——緩緩走上明亮的法庭,侷促的木製小台子前,他面前的小鐵板上寫著:

“被告”。

而我就那樣坐在記者席上——什麼也不能做而且這席位還是阿爾弗雷德幫我得來的!或許我本來就應該是待在他——那個家夥旁邊,揹著“叛亂者”,“失敗者”的名聲;或許我應該在此刻衝出去,使他免受這些身邊人——那些資本家的鄙夷目光,或是給他一些安慰,給他一個擁抱……

但這是在多種前提下,更何況我也不一定能打破眼前這為了安全起見的厚玻璃……或是掙脫刑警的阻攔……

不過我明白這一切都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只不過那個前提的身份,我已經失去了……

是什麽讓我就這麽坐在這裏,看著他——那此刻卑微的他接受不可能獲勝的審判?

不論如何,我還是仍然——仍然坐在這裏,與身旁漠然的人,無知的人,看起來一樣無趣吧?

不過這一切——不應當都是理所應當的麽?

魔鬼終於被裁決……想想他從前犯下過的罪行……還有對你的罪行!

好——真是……好極了。

那帶著可笑假髮的法官,用那同樣可笑的小錘子……猛地一揮……發出響亮的敲擊聲……

……我似乎終於醒了過來,不過——請相信剛纔的失控只是我被蠱惑了。

對,被眼前這個魔鬼,蠱惑了。

评论
热度(5)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