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本人已死

【APH耽美&露中】Absolute Truth(绝对真理)2(1)

伊万•布拉金斯基说:“我的所做的每一件事:我的言论,我的行为,抑或是我的思想。它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别人赞同我的观点,而是为了折服所有人。”
“是啊,他曾这么说过……”


我没有直视着伊万的紫色眼睛,只是眼神迷离地点了点头。而后由于无事可做,我依旧用手托着头,继续看着坐在对面的伊万又开始心不在焉地吃着盘子里那看上去一口也没动过的晚餐。伊万——在我眼里,几乎是浪费般地留下了小半片白面包。然后他合上那本书,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并且理所应当地——向我招了招手,示意他百无聊赖的侍从有事可做了。然而我并没有立即像他示意的那样做。事实上,我几乎是习惯性地盯着盘中的小面包片犹豫了几秒,然后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仍旧是跟在伊万身后,微妙地保持着一定距离。
晚上,我则像其他谦卑的奴仆们一样,谁在我的主人——伊万•布拉金斯基的房间门口。入睡后,我一向很浅眠。像以往一样,我能感觉到伊万不动声色地推开一道门缝,刚好伸出一条手臂来为我盖上一条棉被。以及,在每晚皎洁却冰冷月光的照耀和指引下,他冰凉的指尖触碰着我的脸颊,并且我能够发出一声却永远无法理解的喟叹:
“一夜好梦,Yao。”
尽管那声我从未听闻的发音听起来似乎毫无意义,一个名字?或仅仅是短促的叹息?当时的我不得而知,但已不再能够入眠的身体深处的我的灵魂在听闻这段话时仍只是暗暗颤栗,像是怕看见那双忧郁的紫色眼睛。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早,且非常顺利地在波诺弗瓦的宅邸中见到了弗朗西斯本人。与我差不多已模糊至不分明的记忆相较,这个来自F国的男人依旧留着及肩的波浪金发,水蓝色眼瞳,以及带有一点点胡渣的下巴。尽管这一切看起来让他就像一个用完美的容颜来诠释上帝之博爱的牧师,但现在弗朗西斯的长发显得有些乱糟糟的,那双眼睛也充盈着憔悴,胡渣更是有些过分地长了。
而让我感到疑惑的并不是弗朗西斯暗淡的目光仅仅是像扫过伊万这样的陌生人一般淡淡瞥了我一眼,那位在很久之前就服侍着弗朗西斯的家仆并没有对前者糟糕的面容表现出我印象中极大的不满,而只是冷着脸凝视着对面刻着浮雕的墙壁。但又转念一想,也并不排除她已看惯弗朗西斯这颓废的作风了。
由于之前伊万已写信表明来意,于是弗朗西斯开门见山地说了第一句话,尽管是与此时的外貌相符的沙哑嗓音,但依旧能从其中所隐含尖锐的弦外之音窥见他当年独特的演讲风采。
“如果你来我这是为了学习演讲那嘴上功夫,我可以直白地告诉你——你不适合它,布拉金斯基小子。”
“——是的,波诺弗瓦先生。事实上,我非常明白这一点。”伊万短促地笑了笑,接过了弗朗西斯慵懒尖锐的尾音,然后不待后者扬起眉,继续说了下去:“但我想您身为一位演讲家——不,应当不仅仅是名演讲家。因此您一定能为我提供帮助的,难道不是吗?我想我们确实有相同的目标——甚至是利益。”

T.B.C.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又做梦了。
黑暗充盈在我身旁,它们火焰一样好像噬咬着我,肌肤完全湮没在那无际的暗火之中,没有任何痛苦的,四肢就像死人一样无法动弹。
战栗的,战栗着的麻木炙烤。我感觉着它,我渴望知道,它的源头到底是什么?
〔是死亡。〕
那声音在我耳旁像是风吹动树叶般摇响着,又像是沉重的抽泣声。
我惊醒了。


稍稍用眼角瞥了一眼卧室壁上被月光照得明亮清晰的挂钟,我就知道剩下来的时间除去路程所花费的也只来得及披上那件不知哪天就随手挂在衣架上的风衣了。
其实仔细想想,啊……我有些记不清了,但是它确实是有个有趣的来源和值得一提的地方。那件风衣并不是用我努力赚得的薪资所换来的,它是别人送给我的礼物。虽然我记不清是谁了,但事实上,今人惊奇的是我能收下那件礼物。我并不喜欢那件风衣的款式和轻盈的质感,太长的下摆愚蠢得像苏ˇ格ˇ兰人的大长裙,轻薄光滑的皮质只来得及在秋初或春末极短的时间,还没来得及感受微风柔柔滑上皮料的轻盈就被冬日的寒冷和夏季的炙热炎日逼迫着褪下它了。总的来说,是个相当不实用的礼物,但在我收下它之后,某些地方,还是起到了些微得像指甲盖一样的作用吧。
我匆忙地跑到房门前——顾不上这里到了晚上便骤降的低温,看到了那件风衣——它自然就在那儿。当冻得瑟瑟发抖的我看到它时,连那对我来说不愠不火的红棕色都变得如此渴求得到,而当我手忙脚乱地穿好它时,那柔软的内里紧裹住我而带来的温暖让人满足。
当我刚推开家门,还想再嘟囔些赞美的话时,它们都被活生生地梗在了喉咙。
隔着我家门口因无人打击而寒酸的小花圃,以及简易栅栏外,那个紫眼睛白头发的俄ˇ罗ˇ斯人就和他的车一起等候着在我家花园门前。该死的,他的脸上竟然还带着笑容。
唔……好吧,我终于想起来那个比这件风衣更讨厌的主人是谁了。
T.B.C.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只能不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是第三张图片,然后这就第三章T.B.C.了。
其实……横线上应该是一种车……可惜我还没想好,什么的……(有本事你来咬我!⊙▽⊙)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只能不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是第二张图片。

《虫和狗》第三章
我只能不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是第一张图片。

《星空之下》(国拟注意)

有阴影的地方,必定有光。——几米
~ ~
天边缀满闪亮的星子,又好像漂漂亮亮地顺着光滑的天边骨碌下来了。
静谧贞洁的月光此时像个顽皮的小孩儿似的,白净的双手幽幽抚上他的脸颊,恰似露珠还泛着光的初晨玫瑰。
安静的夜,安静的晚风,他和伊万一起坐在那一切寂静的时间中。
「您是怎样想的呢?」
伊万忍不住轻声发问,那韵律好像空鸣的独笛,悠长又仿佛带着淡淡哀愁。
我是怎样想,又怎么在这时说得出口呢?他不禁有些无奈地,又有些想责备这身边人了,却是抬首看到了伊万明亮却又深邃的眸子,还是佯作淡然地开了口:
「怎样想都罢,西方都是些蛮横之徒,我是绝不会枉然与他们为伍。」
伊万垂下头,动作温柔好像要去追逐散漫的月光。他沉下眸来,嘴角好像是轻笑着,却又好像是能把口琴吹得更加哀愁孤独了。
「是这样的么?您真的是这样想的么?」
伊万这样说着,游离的话语和神思一般悠悠荡在夜风中,又是那样说道:
「这一切的缘由你都应知晓,而既然如此,无论何人试想,都能明白我们现今如此这般的理由了。」
他的呼吸此刻更像低低呜咽的混浊抽泣,他听到伊万的话之后是一语中的般地想起了往事中纷纷扰扰的当初两人吧。
却还是要故作坚强地这样说道:
「是的,但是我们无法选择。」
清了清嗓子,更像是给筋疲力竭的人打气,他继续说道:
「尽管如今确实是使我们站在一起,你的境况又那样不堪,但是我必须叫你知道的是,不要忘记我们的本分。」
一丝烟云遮挡住明亮的月光,世界也依然因此被投射下模糊的阴影。
「本分?一个国家的本分?」
伊万的唇瓣间嘟囔着那话语,铂金色头发的脑袋未侧着仰望天际,他在远眺皓月,亦或是坠入沉思。
然后,伊万转过头来。他转过头来,把手轻抚上身旁人的脸颊,把有着长长马尾的头转了过来,继而又把他的笔尖慢慢抵着自己的笔尖。
两人的目光在此刻无比靠近地交流着,紫色的是优雅而自信,带着明净的纯真;黑色的是浩瀚深邃的感觉,再往里是暗暗萦绕的局促不安。
「看啊……中ˇ国。」
伊万垂下眼帘,如是轻轻低吟着。然后身子向后傾去,结束了这亲密的动作,又重新睁开眼来,鲜嫩的紫色浓郁得好像要滴出泪来。
「我们生存在这世间,我们却不知道何为我们自己。我们可以是一切,也可仅仅为一个人本身,而这一切局限于我们缥缈的“真实身份”,国家。」
伊万的喉结动了动,看起来就像快要哭出来的孩子。
「如今我与区欠洲以及阿尔为敌,曾有人指明是因为中ˇ国拒绝了我的“友谊之手”。」
伊万这样说着,分明听到了身旁人,他艰难的吞咽声。
「呵……但不管如何,」伊万摇摇头继续说道,「当年也已足够清晰地使我明白,西方不是俄ˇ罗ˇ斯的朋友。」
伊万这样喃喃着,眼神带着些哀思又有些怨愤。
「是啊……当初的我也是这样……」
那倾听者此刻也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此刻更像死亡在战场上收割生命时火焰低低的吟唱声。那双墨色的眼睛里是荒凉一片,纪念尸横遍野的荒原也纪念哀哀婉转着的孤魂,秃鹫在那上方昏暗幽静的天空飞舞着却没有一点声音,但那溢于言表的悲伤却同被战火灼烧的大地一般颜色。
「但是你要知道,俄ˇ罗ˇ斯。」
他此刻闭着眼睛,就好像能阻止悲伤一样:
「尽管如此,国与国之间是不存在什么感情的。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必定也是这样。」
而伊万听着这么一段话,却不禁噗嗤一声笑了:「中ˇ国,如今这样你算是看破红尘了?」
然后微微收敛了情感,接着他的话继续说:
「是的,如今我们这样是靠着西方的施压走到了一起,而且虽然表面看起来形势大好,但骨子里却是你我再清楚不过了。」
仰着头,更像是动了动脖子作出个放松的姿势,伊万的神情好像带着难得的轻松:
「对地域的多疑,当年的争吵,国力的羸弱……有什么还是能让我们在西方的共同施压下不靠一时的利益走到一起的呢?这样之后,叙ˇ利ˇ亚,乌ˇ克ˇ兰,中ˇ东……我们只是取舍上的互帮互助罢了。」
「但是,我们又是为何而存在的呢?」
伊万突然话锋一转,这样说道:
「仅仅代表一个国家罢了,但我们为什么会有自己的感情呢?」
面对这一言论,他低着头没有说话。
「那这,是不是也说明……我们可以发展自己的感情呢?」
这大胆的言论在此刻是如此的缥缈,晚风都要怀疑这是在和他对话了。
「谁知道呢……」
他的眼睛带着疲惫,那背脊弯曲的样子此刻竟像是力竭的老人。
T.B.C.
P.s.视热度和回复数量再决定要不要写一个HE。

虫和狗【设定】

—壹 背景—
⑴“蠕虫”(或者是“蛆虫”)病毒占领全球。
—贰 人物—
⑴王耀
职业:警ˇ察局局长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⑵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警ˇ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⑶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警ˇ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⑷罗维诺•瓦尔加斯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警ˇ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⑸瓦修•茨温利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警ˇ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⑹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调度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⑺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职业:王耀所属警ˇ察局调度员
状态:未感染人类
(备注:以上为警ˇ察局所有成员。)
—叁 配对—
主:露中
副:金三角(米英法)【暂定】
〔我接受有人在回复里点cp,只要不妨碍主cp都可以,除了与露西亚和王耀两人相关的cp之外我没有洁癖的〕
—肆 注意—
⑴上文提到的“蠕虫”(或者“蛆虫”)的感染形式为寄宿在被感染体的脑内(挺恶心的),接受不能者速速退散。
⑵我不保证各位的本命不会感染这种虫子(一切都为了剧情)。
⑶初二狗学业繁重可能会坑。
⑷作好看手稿的准备,我会拍到清晰为止,但不要吐槽我的字。
⑸可能……大概……也许……肯定……没有第八字母。
⑹结局虽然还没想到但80%是BE。
⑺以上之所以没有提到更文频率是因为我根本没有打算自律到需要“频率”这种东西。

以上,于2014.10.12 9:36 a.m.完成,下一次更新,我争取今天。

© 本人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